本文內容引用轉錄自:宋鴻兵的博客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21&articleId=12117

3月24日,我對第二次出現股票地震做了一個時間的預測,時間點就是9月份和10月份。這幾篇博客都被點擊了上百萬次。07年5月份我寫了一篇文章,對兩房債券再度預警。這是寫給中投公司和中國外匯管理局的,通過我的一些朋友,遞到這兩個機構裏面。我說兩房債券要出問題,應該要秘密的大量減持。就此那次開會,風控師告訴我,下跌10%是底線,當時已經房地產市場已經下跌超過了10%,時間超過了6個月。這樣的話,兩房的運作就相當危險了。

  我把這個東西遞給管理層的時候,他說不太可能吧。外管局說當時他們確實收到了這個報告,當時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可能。即便是出現危機,美國政府也會管的。這個時候兩房告訴我,外管局持有兩房的外匯儲備是 2400億美元。在這個文章中我刪減了很多比較敏感的資訊,已經減持到1300億左右,不要增加。因為外部人員是不知道內部的情況,你知道它的底線在哪兒,已經很危險了。

  這是9月15日鳳凰衛視的大講堂,9月份我參加了很多的高端研討會。當時在釣魚臺國賓館有10個人參加了一個研討會,有2個是從英國來的,都是信貸資產管理方面的權威人士。我們國家是兩個首長身邊的人,加上國內的兩三個經濟學家討論經濟危機。有人上來就說是一個小規模的危機,他市說07年年底這個危機就會結束了。我們的兩三個經濟學家也是認同這個觀點。當時我提出一個觀點,可能大家把東西想簡單了。我覺得這是一個思想方法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存在三個思想方法不同之處。

  第一個不同,他們是從生活邏輯講的。你們講的660多萬貸款,如果房子被銀行收走,這個人的資產被銀行收走,家也沒了,東西也被拍賣了。這種情況下還能指望他還其他的貸款嗎?他一定都不還了。但是這些東西已經變成了其他的金融產品。他一旦不還,就不再是次貸的區域性問題,就會影響到其他的領域。

  第二個不同,他們很多的觀點是這是一個平面的,當時是2、3千億美元的壞帳問題。股票市場有40多萬億,債券市場更大,這麼龐大的市場出現2、3千億的壞帳一刀切掉就沒事了。如果沿著思路想,你怎麼也不會想到造成這麼大的影響,這麼嚴重的衝擊。這是所有正常的判斷,這也是這些人從07年危機爆發一直到今年奧運會,國內90%以上的專家是這樣認為的。他們認為次貸危機對於中國沒什麼太大的影響。以至於對次貸危機的防範整整晚了一年。奧運會之後才發現對中國的衝擊這麼大。

  為什麼會這麼嚴重?我舉了一個例子,這是一個倒金字塔型,衍生品市場是非常發達的,在基礎市場之上衍生了ABS,衍生出了CDO,CDON次方,原來的基數被放大了很多倍。樹根上出了問題,背後一切的產品都會出問題,不再是一個基礎市場本身的問題,而是被放大了幾十倍。我說這個次貸問題遠比美聯儲和財政部估計的大幾十倍以上。

  他們顯然是從一開始就沒有看到這個嚴重性。這個倒金字塔型呈現出動態的,剛才我們說它是一個水準方向很好的,我認為這不是水準的邏輯,是一個空間邏輯結構問題。我覺得可能是和我學理工有一定的關係。我們在進行機械零件設計的時候,考慮問題必須從空間問題來考慮。如果考慮是平面問題就會出現錯誤。

  第三個不同,對於動態非常敏感,它不是一個平臺的問題。其他人認為這是一個靜態的問題。我說這好比911的大廈,燃油把大廈第一層燒了以後,第一層就會坍塌,這樣就會幾層相加的衝擊下面的樓層。衝擊的時間越來越短,衝擊的力量越來越大,這是一個加速的過程,而且是不斷的放大,不斷的加速。這時候越是出手晚付出的代價就越大。如果我們在07年就採取措施的時候,危機就不會到現在的程度。拖到現在4萬億可能都不夠用。美國現在2、3千億美元的問題,怎麼會投入了2萬億美元,怎麼還會解決不了?怎麼可能導致全球的金融危機?我當時的一個看法是這場危機一旦爆發就是一場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絕不是簡單的衰退。這個問題其實已經積累了很長的時間。特別是在金融衍生產品上是對這個市場的危險性不足。我們國家沒有這個市場,我們的理論研究沒有實際操作經驗之下是沒有辦法進行深入研究的。

  我做了6、7、8個月做的會出現拐點的預測。在這個之前我寫了不下10份的報告,通過新華社內刊,通過發改委的內參,都報上去了,我說6、7、8個月將是高度危險的時間段。在今年1、2、3月的時候,普遍我們國家的主流學者普遍認為次貸危機結束了,被控制住了。我對此專門寫了一系列的文章,提醒大家次貸危機沒有結束,6、7、8將是金融海嘯登錄的時間,絕不可以掉以輕心。到了6月1、2、3號,發改委的領導給我發了短信,我們報告已經遞上去了,次貸危機還沒發生我們不是把領導忽悠了嗎?我說根據我的判斷,就是6、7、8三個月。他說你最好是寫成08年下半年可能會發生,可能不會發生。我覺得沒有必要這麼些,作為一個券商的分析師,一個金融從業者,我覺得就是要對客戶負責,知道1就說1。根據我所掌握的資訊資料,就是會在這3個月當中出事。如果是我判斷錯了,我下次改,但是投資人是有權利第一手知道資訊的。時間長了大家就會對這個公司產生信譽感,長遠利益來說是有好處的。

  08年6月6日出現了黑色星期五,美國股市暴跌。我說看到沒有?黑色星期五的暴跌不是一次尋常性的調整。從爆發的幅度來看,這是一次重大金融海嘯登錄的先兆。好象地震之前出現的某種異常,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一個信號。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全球金融風暴將會劇烈升級,將會出現一次重大的戰略性的改革。我建議這些投資人在星期二一開盤,頭30分鐘之內賣光所有的股票。因為這場危機將意味著一次重大的衰退。

  我認為頭30分鐘會是一個比較平和的時間,還沒有開盤。香港的國際金融化是比較高的,他開盤之後會全面出現低開。我的判斷是上海做股票的分析師和中國年輕的分析師們沒有概念,對於全球市場沒有概念。沒有經歷過股票的大熊市,上來就趕上順風順水,所有人都成了股神。這次沒有從全球化來瞭解,次貸危機是美國的事,他暴400 點關我們什麼事?這個時間點是最佳逃命的機會。這400多人最後有10%的人聽了我的建議。我後來收到了40個短信要請宋老師吃飯。從這個角度來說,對於現在的中國市場必須具備全球的分析能力。因為這個市場不再是一個孤立的市場。

  現在的救市方案很多人採取的方式認為可以是98年類比,其實不能類比,98年的開放程度跟我們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那次基本上只有東南亞的問題,美國、歐洲、日本還是比較健康的。這次是全球範圍之內,所有主權國家,所有周邊國家統統陷入危機。這個東西對於中國的影響,我跟發改委的領導在吃飯的時候說4萬億,除了1萬億是給四川定點投放之外。其他的拉動力度跟98 年相比都沒有什麼明顯的增長。投資力度並沒有增加怎麼能指望這4萬億能把中國經濟拉出低谷。

  6月初到6月底,15個交易日中美國股市暴跌1200點,跌穿了12789點。上海股市從3800跌到了現在的1800。08年7月對兩房進行了第三次預警,我說6個月之內必倒。這個時候資產價格下跌已經持續了很長的時間,對他的摧毀是非常嚴重的,最多只能持續6個月。兩房資金鏈斷裂以後就會對全球金融市場造成重大的打擊。

  7月份美國開始銀行倒閉潮,美國的金融機構,第二大大房貸銀行倒閉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存貸款銀行及倒閉了。三家大銀行倒閉,FDI自己就倒閉了。現在還沒有讓他出手救花旗,這些中小銀行就讓他撐不住了,再倒一兩家大銀行,他自己就會倒閉了。

  這是7月9日湖南衛視的節目,我們當時做了一個節目。我說中國的股票和世界股票市場密切聯動的。當你分析A股市場只針對中國的基本面是分析不到點子上的。做這個節目的原因是他問我7月9日這天正好是上海股市暴漲。他說您兩個月之前就提出6、7、8會是金融海嘯,現在股市暴漲,您認不認錯?我說今天股市上漲我也很高興,但是我的觀點不變。從07年初到現在,我的觀點沒有變化,現在不變,以後也不會變。我的原話是股民要注意周圍有沒有雷老虎,遠處有沒有海嘯。他根據我提出的四個階段,第二階段是金融海嘯,做了一個地震的畫面,第二個是海嘯的畫面,第三個是火山的畫面。

  08年8月份,兩房股票市場暴跌了80,這個危機開始暴露了。9日兩房被政府正式託管。9月22日,第一講請的是成思危,我是第三講。我的標題就是“美國政府的救市政策是治表不治本的”,根本拯救不了這個危機。它是大量的解杠杆作用,在這個過程中是62萬億的違約,會造成大量的資金短缺。美元短缺,美元指數會走強,但是會各大金融機構加速倒閉。越是下跌越快,這些金融機構會加速的套現。

evaca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