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股峰求道談止損 一

在經過上一次的「噪音」消除訓練後,我的系統整體「噪音」下降了很多,看來股峰老師的方法起作用了,懷著感恩的心開始下個階段的學習。
這次股峰老師開門見山:「我們今天要學習的很可能是你在初級學習階段最重要的內容,我們今天要學的這個技術是一種防守的技術,他本身學習起來並不難,但是從知道到做到卻需要很長時間,這是一個心理關口,能不能過的去還要靠你個人。」
很少見到股峰如此嚴肅,在我的印象裡股峰老師一直是那種很會拿自己開玩笑的那種男人,當然魯迅先生也說過:「成熟的男人才懂得自嘲」
於是我試探性的問:「股峰老師我們今天學什麼呀,看你嚴肅的樣子把我都嚇壞了。」
股峰老師抱歉的笑笑:「可能是我當初學習的時候太過痛苦吧,抱歉把這種情緒傳給了你。」
「沒關係,股峰老師,這正好說明學習內容的重要性嗎。」我打圓場道
「好的,那麼我們開始今天的學習,首先我要問你個問題,股票交易這個事情在你看來是什麼樣的,別仔細思考,說說直觀印象。」
「恩,我剛開始的時候是好奇,覺得這個東西挺神秘的,接著是激動,看到那麼多的人賺到了錢受到了影響,也想自己研製出點秘密武器出來,打出自己的天下。」我說出了我最開始對股票交易的看法。
「很好,你剛才用到了武器這個詞,用到了打出天下這樣的詞語,這就充分的說明了股票交易在你的思維世界裡是什麼樣子。」
「這能說明什麼?」這次輪到我好奇了,我剛才不就是說句很平常的話嗎。
「這些詞語說明交易在你的思維世界裡是主管的,是向外的,是可以像戰鬥一樣征服的領土。」股峰老師解釋道。
「我有這麼想嗎」我問自己,之前我一點這種想法都沒有,不過股峰老師說完好像又有那麼一點點。
「大部分人的潛意識都是自己沒有感覺的,但是潛意識會影響實際的行為,我剛才只是替你分析了你的潛意識,而這種潛意識跟大多數交易者的潛意識是一樣的。」
「可這又說明了什麼,說明我的資質平平嗎?」
「不,這跟人的天資沒有關係,這只是說明了在大眾眼裡交易是一種什麼樣的事物,在大眾的眼裡交易像所有世俗的東西一樣可以像國王擁有土地一樣被佔有。」
「可是這跟我們今天學習的內容有什麼關係?」我跟不上股峰老師這種天馬行空的思維。
「我們以上談到的大眾對交易的觀點跟我們今天要學習的內容有很大的關係,因為我們今天要學習的內容就是止損。」股峰老師解開了今天學習內容的謎底。
「止損?這根我們上面的談論有什麼關係,止損不是一種技術嗎?」
通常我們認為止損是一種保護資本的技術,但是從更深的層面看,止損更多的是一種思維觀念,成功的交易者正是擁有了正確的思維觀念才得以成功,在止損上正是大眾這種交易是可以佔有的主動性進攻思維,才導致了大眾難以止損,這樣在他們一生的交易生涯中,就會不斷的出現止損難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的根源就在於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交易的。」
「恩,我以前也聽很多老股民說過,自己過不了止損這個坎,畢竟辛苦賺到的錢,不想白白打水漂,聽股峰老師您這麼分析我就明白了。」
「不,你還沒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在交易的世界中,交易者交易的不是股票而是他們自己的觀點。」
我差點蹦了起來,這樣的理論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股峰老師,難道他們交易的不是萬科、深發展這些股票嗎?」
「表面上是這些,但實際上他們交易的是自己對這些股票的看法,有些人認為高了就賣掉,另一些人覺得低了就買進,這就是市場買賣雙方。」
「那麼這跟止損有什麼關係?」我又被股峰老師天馬行空的思維給撤遠了。
「既然他們交易的是自己的觀點,那麼止損就是這些觀點的一種,止損有問題說明他們的觀點有問題,我們這樣反向推理就可以了。」
我啞口無言,確實是可以這樣反向推理。
「那麼他們的觀點錯在哪裡了呢,就錯在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交易上,實際上交易最鬼魅的地方在於交易不是一種對外掠奪的世界觀,交易是一種交易者內心深處的自我尋找,是一種放棄的哲學。」
我心想:「怎麼哲學都上來了。我哪裡懂哲學,但好像股峰老師說的還是有道理的,趕快理解,趕快想……」
「股峰老師你剛才的話是不是可以簡單的理解為,我們平常看交易是一種入世的想法,就像平常人想取得功成名就一樣,而交易是一種出世的想法,就像出家人那樣。」
「呵呵,你可以用這個例子去理解,但實際上交易沒有那麼複雜,只是交易要求交易者在學會得到之前,先學會放棄,這種放棄就是止損,有舍就有得啊,這個世界很公平。」股峰老師感慨道。


股峰求道談止損 二

「股峰老師雖然你說捨得、捨得,可是在具體的舍多少的問題上總得有個標準吧。」顯然我更關注細節的問題。
「恩,在前面我們談論了止損是種觀念,到了具體量化的環節上也是很重要的,畢竟江山都是一步一步打下來的,離開了具體的交易,宏觀的理念就顯得空了。
在實踐的環節上有個很重要的原則,這個可以列為總的原則,這個原則就是止損要滿足於交易者的心理。」
「滿足交易者的心理?滿足?老師你的意思是不是適應交易者心理啊。」
不,說是滿足更恰當一些,之所以叫做滿足是因為他們兩者不是相互協調的關係而是互相服從的關係,如果是相互協調必然存在著頻率不一致的問題,人的心理會隨著市場波動,這樣就會導致協調不好,即使是協調好了,也存在不斷調整的問題,所以我要用服從這個詞,讓交易者把自己的心理當成一個小孩子,去關心他去照顧他,即使孩子頑皮、耍小脾氣也必須包容他,這樣就把止損放在了交易者心理的後面,這條原則的通俗解釋是止損必須讓我舒服。」股峰老師解釋道
「這樣就能確保止損的執行了嗎?很多人都知道止損可是難在執行止損。」
「這樣還不夠,但是會讓交易者好受一些,減少不必要的心理成本,關於執行的問題我們後面再談,今天我們只談具體的設置的問題。」
好吧,雖然不甘心但是飯也得一口口的吃,「那麼具體怎麼設置止損呢?」
「這裡面有幾個我自己的小技巧可以供你參考,但是在這之前我必須要說止損是很個人的事情,我的未必適合你。」
「好啦,好啦,老師您就快說吧,我都等不及了。」我催促道
「我的第一步是在設置止損之前把股票分為幾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強勢上漲行情,如圖1

這個時候我就用較窄的止損,通常是前期的幾根K線,或者5日的均線來作為止損,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這支股票已經進入上升通道,漲勢強勁,如果我的買入正確的話,那麼應該迅速獲利,如果錯了,窄幅的止損會讓我免受損失。
可是如果遇到股票的中期調整怎麼辦,股票的上漲並不是直線的啊,常常需要調整。」
「確實會遇到你說的情況,不過你可以把調整看成短期的下跌,因為調整是你在之後才看出來的,在當時圖表表現出的就是下跌,所以你應該當作下跌來處理,不然十次的利潤也會毀滅在一次糟糕的交易裡。」
「可是仍然會錯過機會,不是嗎?」
「呵呵,你真是唯利是圖啊,我個人的經驗是如果股票是我說的快速上漲這種情況的話,那麼遇到調整的話,通常幅度不會超過20%,如果超過了,那麼就不是調整了,而是真的趨勢出現改變了,當然這只是個人的經驗。
不管怎麼說股峰老師的經驗還是有借鑒意義的。

股峰老師接著說了下去,第二種情況,我稱為穩步上漲,見圖2

這樣股票在長達數周甚至數月內的走勢都是如國慶閱兵的步伐一樣矯健——恒定的一種姿態,這樣的股票是我的最愛,我會設置較大的止損,在不賠本的前提下,我儘量給予空間上的自由,通常我會把利潤的30%-70%當作回檔來處理,用這部分的利潤換他未來的成長,然後一直看著他成長。」
「可是股峰老師你這樣會不會很冒險啊,你怎麼判斷一支股票是這種穩步上升的情況啊。」
「問的好,在沒有結束走勢前誰也不知道,但是我也說了我的前提是在不賠本的情況下進行嘗試,這樣的股票只能靠不斷的嘗試,但是即使你在試過很多次以後只要有一次坐上了這樣的好馬,你的帳戶就會上一個新的臺階。我用這種方法屢試不爽。」

「還有一種情況,這種情況我稱為雞肋股的止損,見圖3

在市場較為沉悶的時間裡,很多股票會這麼走,像這樣的情況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所以我採取的策略是集小勝為大勝的策略,在止損上,如果前期的股票賺了錢,那麼在接下來的一兩根下跌K線就作為我的止損,我會準備隨時逃跑。這些就是我的止損小技巧,供你參考。」
「可是股峰老師,你只是講了上漲的情況,下跌的情況呢?」
為什麼要做下跌的股票呢,為了搶反彈嗎?為了抄底嗎?為什麼要冒那麼大的風險呢?我是風險厭惡者,我只做「跑馬」,還記得我們之前的學習嗎?
(注:跑馬一詞是我自己的發明,指的是股票脫離底部進入上漲通道的股票,這裡簡單的解釋以下。)


股峰求道談止損 三

止損的執行

「股峰老師我已經開始嘗試去按照你教我的方法去設置止損了,可是我發現止損的問題並沒有解決,看到帳戶的虧損後我沒有辦法止損。」雖然上次股峰老師教我的方法很好,但是具體執行的時候我還是沒有辦法堅決執行。
看到帳戶的虧損你感覺難受嗎?」股峰老師問道
當然難受了,賠的都是真金白銀啊,怎麼能不心疼呢!哪怕是虧一塊錢我都心疼!
股峰老師沉默不語,許久才道:「關於交易這個東西是藝術跟科學的結合,止損就屬於藝術的範疇,因為他來自人的心靈,所以止損的問題更多的是心裡的問題,而不是技術上的問題,很多時候有很多老股民在思想意識上已經知道止損的重要,但是在實際的交易中仍然做不到堅決的止損。」
「確實是這樣,可是股峰老師怎麼解決啊,這才是我想知道的。」
止損的問題是很個性化的問題,因為每個交易者的心靈都是不同的,這個世界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更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
「但是股峰老師你肯定有辦法吧。「以我對股峰老師的瞭解,股峰老師對這種疑難問題一定有獨到的看法。
「我的辦法不代表所有人都好用,我就說說我的經驗吧,供你借鑒。」
聽到股峰老師要傳授經驗,我十分高興豎起耳朵聽下文。

我對止損的認識比較早,但是執行止損卻花了很長時間,在解決執行虧損這段時間,我的交易業績非常的不穩定,常常是大賺大虧,現在想想幾乎是必然,止損所帶來的心理問題,讓我即對大虧感到厭惡,也對大賺的利潤感到惶恐,在這種心理下長期業績不穩定也是必然。
原來股峰老師也跟我一樣走過曲折的道路啊,我心想著,交易真不是一條簡單的道路。
股峰老師接著說下去:「經過長時間的交易後,我認識到如果我不解決虧損,那麼無論我後面取得多麼了不起的業績,也是建立在沙子堆砌的城堡上的,所以止損必須解決,我嘗試了很多的方法,總體來說有三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我先給了自己一個心理上的安全區域。」
「安全區域???這是什麼東西?」我好奇道,我已經不止一次對股峰老師的新詞好奇了。
在長時間的交易後我發現我之所以沒有能執行止損,是因為股票出現下跌後,特別是急速的下跌,往往跌破我的一個心理預期,通常這個預期是10%左右,如果一支股票下跌突破了10%我大腦就會做出這支股票虧損較大的判斷,然後止損就會難以得到執行,即使是我知道現在執行止損就是最小虧損的情況下,我依然會幻想股票的反彈。所以經過長時間的自我檢查後,我發現了在止損中實際上人的心理是存在一個預期的,這個預期一般是一個範圍,我找到了我自己的範圍是在10%-20%之間這樣一個區域。
「這樣我為自己制定了一個安全區域,就是股票的下跌幅度不能超過10%,因為如果超過10%我就不能執行止損了,在10%的這個範圍以內,我可以執行止損,這個區域就被我稱為安全區域。」
我立即回想起我自己的交易,很多時候確實是在股票下跌到一定的程度後我就默默的把股票由波段操作變為被動的長期持有,還為自己找了很多理由,股峰老師說的這個安全區域真的是存在的,只不過我以前沒有注意罷了。
在看著我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後,股峰老師稍頓了一下繼續說下去:「第二個步驟是,把止損的條件具體化,我以前在制定止損的時候非常隨意,用一個簡單的支撐就定位止損價,更多的時候是心裡想一個股票的價位,由於內心是模糊的,所以執行的時候就不果斷。在發現這個問題後,我根據自己的交易習慣,把股票的止損進行了分類,每種分類都制定了具體的標準,我們上次談的幾種情況就是止損的標準的代表。」
我回想起之前的三幅圖表,原來如此!怪不得老師要先講設置呢,是為了這次打基礎啊。
「在進行完第二個步驟後,還要進行第三個步驟,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就是對止損進行記錄和考核。」
「記錄和考核?怎麼有點像上班打卡一樣。」我好奇道
「呵呵,確實有點像,只有有記錄的止損才是可靠的,因為我們在執行止損的時候難免會受到心理的影響,出現沒有執行止損的情況,但是如果我們記錄下來,我們就能得到沒有執行的原因,從而進行改進,逐漸的減少錯誤的發生,直到最後接近完全的止損。」

evaca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